黄大仙灵签有求必应

您的位置: 主页 > 黄大仙灵签有求必应 >

潮汕话首次出现在澳大利亚联邦国会议员就职演

发布时间:2019-08-07

  原标题:潮汕话,首次出现在澳大利亚联邦国会议员就职演说中!“华人之娇”廖婵娥,潮籍华人创造澳洲从政奇迹!

  我为首次站在澳洲国会上发言,并有机会代表委托我在这里为他们发声的Chisholm的人民而感恩。

  大家推选出一名在香港出生的女性作为他们的议会代表,这正是一个展现澳洲人性情友善的美好例子。

  我们很幸运能生活在一个接收移民,让他们成为澳洲人,并且有机会在国会为澳洲人服务的国家。澳洲是多么好啊!

  澳洲第一位国会女议员Enid Lyon爵士,在其首次演讲中说道:“我很清楚,当我完成未来3年工作卸任时,我若未被击倒,必已提高希望跟随我脚步投身公共服务的女性的前景。”

  作为一名移民,我的故事和那些在我来之前或在我之后来到这里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的父母并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也并不富有,但是他们为了养育六个孩子竭尽全力。

  我母亲经常说,如果你想要什么东西,那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得到它。而我一直是这么做的。

  当我七岁的时候,我就必须照看我的弟弟妹妹们。我要购物,做饭,拖地,给他们洗澡,还要带他们去看在离家三十多公里之外开牛奶店的父母。

  同时,我也隐藏了一个秘密。我发现我的一只耳朵听不见。在亚洲文化中,残疾可能会被视为一件羞耻的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过任何人。当然,当我听不清在我左边的人说话的时候,我被别人打上了高傲,不合群,甚至是无礼的标签。而我只能默默地忍受这一切。

  到了最近几年我才发现,在澳洲,我不需要默默忍受。我的听力问题并没有阻止到我在香港青年交响乐队中演奏长号,也没有阻止我在香港的精英公立女子学院Belilios学习音乐。

  我要感谢我的姐姐Connie鼓励我申请这所学校。如果我没有去Belilios,我永远都不会有来澳洲学习语言病理学的机会,也不会拿到来墨尔本学习的奖学金。但是就像和许多其他的国际留学生一样,我在这里留学时也面对了同样的问题和挑战。

  陪我一起来到墨尔本的,仅仅是两个行李箱,和我对成功的渴望和决心。我不认识任何人,也没人认识我。我默默给自己打气:“Gladys,如果其他的留学生能办到,那么你也可以。”

  当我在La Trobe大学里学习的时候,我曾做过一些有趣的工作。我做过裁缝,服务员,还在道路交通局做过事故分析师。毕业之后,我在教育局里担任语言诊疗师。我在墨尔本的学校工作了十四年,帮助那些在发音、语言理解、表达以及口吃有障碍的孩子。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人生的同时,这也激发了我想要帮助他人克服困难,发挥潜能的热情。

  与此同时,我的家人首次经营小生意。我们在Glen Waverley开了一家药店。要说小企业老板所经历的困难,我真心认为我明白。经营小生意非常辛苦,但是为了养活家人,我坚持下来了。如果说一个生意就已经足够艰辛的话,我的家人又开了更多,其中包括一家位于Box Hill的中餐馆。在2000年,我开设了自己的私人语言诊疗所。据我所知,这是澳洲第一家中英双语的语言诊疗所。

  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我对小型和家族企业产生了深刻的理解和热情。但是这段时间也正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虽然我接受我的种族和文化,但是不幸的是,在我的文化中,女性往往宁愿在丈夫那里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也不愿意面对成为单亲妈妈的耻辱。

  社会规范告诉我,我做了错事,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是数年之后才知道真相, 我再一次不得不默默忍受这一切。是我的孩子们给了我做出正确选择的力量。他们给了我一个目标:做一个好母亲。我为我的两个好孩子感到骄傲。在我经历困难时期的时候,也是想让他们以我为荣的信心让我坚持了下来。

  我为我能克服人生中的障碍而感到骄傲,我也为那些在困难时期中不放弃希望的澳洲人感到骄傲。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自己的经历鼓励我去帮助那些同样在默默忍受,那些没我幸运,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一直帮助大家,包括陌生人的原因。这也是我创建和领导SHERO协会来帮助家暴受害者的原因。这也是我为Headspace进驻Monash感到自豪的原因。我的经历让我走入政坛,在更佳的位置为人们提供帮助。

  我初尝政治滋味竟然是透过太极。我被鼓励加入太极拳理事会。在那不久之后,我便被邀请加入维省华人专业商会,我在那里举办了一个名为‘从政之路’的讲座,而这就是我政治生涯道路的开始。

  当时的我并不是很了解各大党派,我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大党加入,但是自由党永远是我的政治归宿。

  华裔移民本来就和自由党有着很多的共同价值观,包括注重努力工作,个人责任,教育成就,商业和家庭价值观和对社会规则的尊重。我将继续捍卫这些构造了让澳洲家庭蓬勃发展基础的价值观。

  Chisholm是一个移民们定居寻求机遇和繁荣的地方。这个选区以Caroline Chisholm命名,她是一个因乐于帮助移民而闻名的女性。而现在它不但有了一个出生在海外的议员,同时它超过一半的居民都出生在海外,这再也合适不过了。

  Chisholm因充满活力的华人社区而闻名,但是它同时也有来自于希腊、马来西亚、斯里兰卡、越南、意大利、韩国以及其他许多国家的移民群体。我们的议会理所当然的反映了我们多姿多彩的多元化社区的构成。如果我能在这一点上发挥我的作用,如果我能帮助大家建立起互相尊重,那我已经很自豪的准备这样做了。

  作为一名国会议员,我希望我的背景和经验能为中国和澳洲建立起长久而健康的关系做出贡献。澳洲和中国都可以在繁荣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中获益匪浅。我会寻求支持两国未来合作的机会,并期待两国能有一个持久并对澳洲有建设性的关系。

  作为Chisholm的成员,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并作为一个认证的语言诊疗师,我对教育保持着浓厚的兴趣,特别是本地学校。我身为本地议员的第一次和居民互动就是访问Ashwood高中,这并不意外。我也很期待继续访问Chisholm内其他的57所学校。

  我也热衷于改善本地的体育运动。体育是可以让不同的社区跨越文化和经济边界,是帮助它们走到一起的优秀工具。

  我想和我们的众多体育和社区团队合作,帮助Chisholm成为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居住地。这就是我们投资Box Hill橄榄球联盟足球俱乐部,Box Hill网球俱乐部,Blackburn足球俱乐部等设施的原因。

  Chisolm是一个由发展城镇,商业地区和繁荣的商业中心编制而成的画卷。

  我在Box Hill中心购物的时候遇见本地的商户,工人和家庭,并感受到了这种期待。我们在这里的使命是兑现总理的承诺:“如果你想尝试,那么你就会有机会。”我能通过我在议会中的第一次投票帮助辛苦劳动的澳洲人民减税,包括了71,469名Chisholm居民,我对这一点感到自豪。

  我不会低估成为这里的第一名华裔女议员的艰巨性。我知道有人将会带着有关我出生地的有色眼镜来看待我所做的一切。但是我希望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第一名女性华裔议员,我更希望他们将我视为Chisholm中每一个人的坚定守护者,我的心属于Chisholm。

  在我坐在Burwood的办公室中看窗外的时候,我看到在学校操场上的女孩子们,我会想‘这就是我女儿不久前玩耍过的地方’。我在Chisholm安家立业,我在Box Hill Little Athelete和Box Hill象棋俱乐部等本地俱乐部中做义工,我是象棋俱乐部中第一也是唯一的女性主席。

  我想感谢所有为我的选区Chisholm做出贡献,让它变得更好的人,包括我的前任Julia Banks。我走到这里的路漫长和充满了不确定性。我想感谢那些信任我,给予我成为Chisholm议员机会的人。我在过去的几年中从我周围的朋友、导师以及在自由党内的支持者中,收到了难以想象的支持。我曾是不起眼的竞选活动义工、党支部的主席、行政委员会的一员、两任维省州长的顾问,如今是Chisholm的议员。

  多谢Ted Baillieu,是他在当反对党领袖时,把我领进他的办公室;他成为维省州长后,我非常荣幸的跟他紧密合作。Ted一直是真诚的朋友,以及从那时开始一直是可靠的指引者;多谢Chisholm联邦选区会议主席Noel Pink;我的竞选总监Inga Peulich;长期朋友兼现任自由党维省分部主席Robert Clark。

  多谢澳洲白马商会的郑玉堂和马晓军,我的好友Jason Yeap、Wilkin Fon、Desmond Cheung、Teresa Chen、Joe Zhou、George Hu和Guojing Chen。对于那些坐飞机来到公众席上的人,人太多了,我很难一一说到,但你们每个人都有我最真挚的感谢。这不关乎为自由党赢回Chisholm选区,这一直是关乎Chisholm的每一个人。

  多谢总理莫里森和副领袖Josh Frydenberg的体贴支持,以及给予澳洲人应有的强力和专注的政府。

  对于我的家人,特别是从美国飞来的父亲,他就坐在公众席上,以及在天堂看着我的母亲:

  “(广东话)大家姐,多谢你多年来为我们家人做了那麽多,我有今天你有很大功劳。”

  “(普通话)作为澳洲第一位华裔女众议院议员,我非常明白这个历史的意义,我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对于我的子女Derek和Sally,多谢你们相信我。我爱你们,有你们我很自豪。没有你们支持和鼓励,我无法想像今日能站在这里。

  最后,多谢Chisholm的每一个人。多谢你们的支持和信任,多谢你们邀请我进入你们的人生,多谢你们分享你们的希望和梦想,而且给予我信心。我保证每天都会花时间在这个地方为你们工作。

  从维州州长办公室华人事务主任,到自由党华人会创会主席;从自由党多元文化支部创会会长,到成为Chisholm联邦选区自由党候选人;

  从80年代海外留学潮中的普通学子,到驰骋澳洲政界的华人女性,廖婵娥的从政之路无疑是令人艳羡而钦佩的。

  廖婵娥的父母原是中国潮州农民,为给子女更好的成长环境,1960年代他们举家移民香港。1985年,廖婵娥远渡重洋独自来到墨尔本,依靠奖学金完成学业,四年后成为“言语治疗师”。

  毕业后廖婵娥获聘为维州教育部言语治疗部工作,其后开办了维州首家中英双语的“言语治疗”诊所。

  如此经历与背景之下,廖婵娥精通四种语言:英语、广东话、潮州话和普通话,而正因这样的语言优势,她可以更好地和市民交流,了解人们的所想所需。

  2000年前后廖婵娥开始涉足华社,抱着学习服务的精神,先后参加了华联会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香港会、澳亚民族电视台、及主流社会的国际象棋会、澳洲足球AFL等团体,由于她积极负责的参予,坦率敢言的作风,成为了实至名归的华侨领袖。

  在一次名为“从政之路”的讲座上,她收到了两党的“从政邀请”。此后,廖婵娥选择加入自由党,正式进入政坛,开启了至今15年的从政之路。如今她早已成为维州自由党领导层19个成员之一。

  2004年廖婵娥加入自由党后,抱着好奇的心态去了解主流政党,她还专门参加了培训班。九个月之后,廖婵娥发现澳洲主流政党内居然有那么多事情是我们华人社区完全不懂的,一直在思考要如何为澳大利亚华裔族群做出更大的贡献的廖婵娥当时就有想法,有动力把所学所知的跟广大华人分享。于是,她一面积极参加党内各项活动,一面将党内生活写成文章发表到中文报纸,供华人阅读。

  由于她在社区的积极活动,终于引起了当时自由党维多利亚州百鲁先生的注意;并于2007年加盟时任维州州长百鲁的团队,被聘为“华人社区顾问”。

  2006年维州大选前,自由党内要推选一批候选人,即使廖婵娥当时入党仅两年,她仍然跻身其中。尽管知道是“陪跑”, 但她坚信,不论任何岗位和工作,不论预想的结果如何,不论是不是有薪水或回报,做事都要全力以赴;付出的越多,学到的也越多,经验就是最宝贵的收获,竭尽全力做到最好。最终,虽未能成为议员,但意外地赢得了自由党维州领袖百鲁先生的肯定。

  在成为此次Chisholm选区候选人前,廖婵娥也曾任维州州长办公室华人事务主任、自由党华人会创会主席、自由党多元文化支部创会会长等职位,并致力于推动利于多元文化的政策。

  她重视中澳贸易关系,在担任州长特别助理、华人事务主任期间促成了州长访华。

  她积极为华人社区发声,不断努力向华人社区分享竞选纲领,帮助华人了解自由党的执政理念,向其他族群展现华裔族群优秀的一面,促进相互了解与尊重。

  廖婵娥有一双优秀的儿女,大儿子现在哈佛大学攻读MBA,小女儿则刚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进入职场。

  在别人看来,廖婵娥拥有了完美的人生。但其实她也有过特别困难的时候。但即使在困顿中,她也都能够一一勇敢面对,外人很难看出她的辛酸。和一般华人家长严肃的形象不同,廖婵娥与两个孩子的相处方式更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教育子女在不同阶段要扮演不同的角色,要有不同的态度。“两个小孩从出生就是由廖婵娥亲自照顾,那时候她是一个照顾者。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她逐渐变成孩子们的老师,教育他们如何分析和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问题。

  孩子上大学的时候,她的角色又再一次转换,”我现在不会再教他们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了。第一,他们已经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了,不需要再听我指挥。第二,我也不想这么做了,是时候让他们真正地长大成人了。我觉得每个人,都要自己来决定自己的生命轨迹,我已经教会了他们如何独立思考的能力,其余的就交给他们自己去判断,去选择,然后承担自己的选择。“

  在这里向廖婵娥女士表示祝贺与敬意,她是当之无愧的华人之光!她以自己的拼搏和努力做出了非凡的成就,为华人在澳大利亚创造了历史,让联邦众议院上首次出现了华裔女性的身影!

  相信未来,华人在澳洲政坛还会有更大的平台,更多的机遇。祝愿他们的从政之路,一片光明!